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八卦玄机网 >

《间之楔》有没有漫画的啊?我找了好久都是OVA的

发布日期:2019-11-29 23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而且,小说有一个和OVA的很像,有一个看上去又差很远,那个版本的小说才是正版的呢?还有DRAMA的翻译在哪啊?动画片的那种有吗。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Midas(密达斯)看上去就 只有这么小的一点点。。。‘天外有天’是吗?!

  那么,连给Midas添脚趾头都不配、整天在Caress(坎雷斯)混混噩噩度日、身为杂种的我们到底算什么?!

  在这个叫做Aers的高级住宅区里我连垃圾也算不上吗?! ------拼命离开Caress来到这里的我----不就象个小丑吗-------(关门声)

  (同时,在另一个地方,Iason透过监视屏看到Riki狂躁的样子,轻轻地笑 了。)

  Iason:天不怕地不怕的Caress的杂种,终于开始失去耐心了?不掺杂一点杂 色的黑发,不懂献媚为何物的黑眸,赏心悦目的柔韧身体----“黑色的Riki”--好象不会再无聊了。

  Baolu:你真的要养那种肮脏的东西吗?精英的宠物可是所谓的“身份装饰。”要养也得是阿卡塔研究所出产的顶尖货色,这也是身为Blondie的权利。

  Iason: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宠物吧。那些表面看似服从,但内心阴晴不定,徒有旺盛的性欲,把自尊当衣服穿着走来走去的无能得宠物,我已经厌倦了。偶尔养养阿卡塔以外,发色不同的,也算换换口味。

  Baolu:话虽如此,也不至于偏偏就选上那种最低级的垃圾货色吧?!那种没经过任何驯化管束的Caress的雄性,只会成为麻烦!解码大师单双和六肖

  Iason:正因为是没有经过驯化管束的野种,所以才更觉得有趣不是吗?粗俗,低贱,肮脏,而且决不向任何人献媚的纯粹的雄性,你不觉得这样的宠物很超值吗?Baolu。

  Baolu:养那种宠物会成为全Eos的笑料的,Iason-Mink的名字会感到痛心的。

  Baolu:唉—(叹气,同时音乐响起)就是说你心意已决了?!好吧,既然你已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,就看你手段有多高明了!但是,如果他尽不了一个宠物的职责,你准备怎么办?

  Iason:是啊----那就稍微改变一下,把他调教成又听话的性玩物后,送给那些一脑子石头的邻邦商人好了。胜任不了Iason-Mink的宠物的,这点用处至少还是有的。

  Riki:命不命令和我没关系!www.350085.com,!Caress的杂种有那么稀罕吗?别老是围着我转!

  Balilu:照顾Riki大人是我的工作。这是主人所决定的。在这个Eos里,只有主人的话是绝

  Balilu:不,Riki大人根本不知道,那位大人是多么可怕的人物----

  Iason:21点在‘Great Wall’有个晚会,阿多拉司先生会提早10分钟来迎接,在这之前我

  Iason:你还在为难Dalilu啊?(Iason走了过来,坐下)快一个月了,还以为你多少会有些

  Iason:‘Caress的信条并不是说说而已’是吗?但是,作为宠物露面的话,到底还是行不

  Riki:既然这样就去养那种宠物啊!Tanagra的Blondie大人可是高高在上的体面人,要什么

  Iason:现在已经走不了回头路了。流言已传开了。把你变成Blondie象样的宠物后,就带你

  Iason:过来,Riki----(音乐响起)我应该已经说过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----(Riki

  走了过去)坐下---错了,坐到我的膝盖上来。(笑)怎么了?在怕什么?--自己做

  Iason:听说Caress的杂种在肉欲面前是没有理智的垃圾,这话错了吗?那时邀请我去旅馆

  的气势到哪里去了?现在还摆出一副纯洁处女样---别以为我会一直放任下去。

  Riki:多么可笑的念头啊!Caress的杂种---(呼吸渐渐急促起来)(不用偶说明了吧*_)

  Iason:是也是没有办法----不过至少还有一点用处---把身体抬起来----

  Iason:既然要在Party上亮相,可不能给我丢脸,因为——(低语)你是我-Iason-Mink的

  Iason:特落亚卫星的奇拉,(敲打键盘声)损失了上个月的50%。很惨重啊-----

  Raolu: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那里的拉波因为遭到细菌的灾害,现已是半瘫痪状态了。原因

  Iason:那么,暂时就让拉西尼的拉波接手吧。凌嘉的话,至少撑一个月就行了吧?

  Raolu:你还是那么严格啊,Iason。这等于是向凌嘉宣布‘不许睡觉’一样。

  Iason:Raolu,我只重能力不管出身的。无论是你以前的实验品还是Caress的杂种,能用的

  我都会利用的。--哼!像那些没什么用却自恃其傲、除了欲望一无事处的无能之辈

  Raolu:别误会,对你的做法我并没有意见,因为除了你以外,能一手玩转整个黑市的人,

  在这个Tanagre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。只是,如果把这些做法带进Eos的话,我是无法

  Raolu:宠物不仅仅是观赏的饰物,头脑简单的色情狂也好、性格扭曲的恶魔也好,只要顺

  Iason:会让他去的,早晚。再怎么说,那可是既低贱又肮脏的Caress的杂种,调教成象样

  Raolu:啊——。他用了三倍的价格买的,为此很是得意。斯台拉的宠物很稀有的,而且没

  有生殖能力,连经过交配改良的库奥塔的生殖能力也很低,最多于观赏。不过,宠

  物价值高并不见得主人的地位跟着高了,我想也许---该不会凯艾鲁是想用库奥塔来

  Iason:关于Riki的事,他好象也在四处散播恶意的谣言,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,Riki也算

  是Caress数一数二的团体的首脑,在处在温室的宠物群中放上一只真正张牙的狼,

  宠物A:快看!Iason大人身边的那个黑发的,看上去很狂妄的好象就是那个Caress的杂种!

  宠物B:什么嘛!完全不是美人嘛!那种货色竟然是Blondie的宠物?真是不可原谅!是不是

  Enifu:哼!还不清楚么?这里是特别席位,你在这里可是会带来Caress的臭味的!杂种就

  Riki:别‘哇啦哇啦’地乱叫,罗嗦的家伙!你找错对象了吧?!这么想露脸的话就去添坐

  Iason:先动手的是你的宠物,凯艾鲁。谁先动手就是错的一方,这是这里的规定。所以就

  Iason:我倒认为是你那引以为豪的宠物说话的口气过于辛辣,而且先动手,还把莫须有的

  罪名加到我的宠物的头上。那是你花高价买来的宠物吧?那么,在他向别人的宠物

  Riki:(愤怒)切!Dalilu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只要在Party上露过面就可以自由出入沙龙和游戏室,你不是这么说过的吗?!!那为什么这扇门还是不开?!可恶——!!

  Dalilu:是的,附有登录号码的宠物环。没有它的话,就一步也不能踏出房间。

  Dalilu:项圈、耳环、手镯等等,宠物环的种类有很多,已经录入宠物资料库的宠物肯定都

  Riki:(讥讽)还真说的出口!再怎么四肢着地,我恐怕也成不了能给Blondie大人增光添

  Iason:Party当然少不了娱乐节目,即便是低级的打架,谁也没有指望Caress的杂种能循规

  Riki:不是这样的!我不是说过整天关在房间了太郁闷了!再这个倒霉的地方,有了宠物环

  Iason:没有选择了也有适时的对策,对吗?……原来如此,Caress的杂种果然厉害。好吧

  Riki:放手!放开我!我早说过了我不是玩具!你只有说我就知道了,你只要说!

  Riki:(惊魂未定)……吓什么人麻!一开始这么说不就行了,可恶!……啊?!

  Iason:只是主人想抱自己的宠物而已,没什么不寻常的吧?这是最后的仪式。给我看,

  Riki:喂!等一下……唔……!……啊(呼吸急促)……………………!!(开始H了)

  Riki:这……开什么玩笑!宠物环应该是项圈……之类的,Dalilu说过的……

  Iason:那是对乖乖听话的宠物而言,至于反抗心旺盛的Caress的杂种,这个最合适。

  Iason:D型的环就是有这个效用。好好听着,Riki。只要宠物环咬着你,不管你到哪里都在

  我的控制下,环是附有跟踪器的。杂种就要有杂种的样。但是,老是这样过度抵抗

  的话,环就会象这样紧咬你。(低声说)明白吗?就这样,慢慢地把腿张开……再

  Riki:(喘息着)……住手,把环……松开一点……把环……让我……!!!!

  宠物1:看啊,那个杂种,又在那种地方留下吻痕了,他被Iason大人抱的传闻是线:那还用说!露面都一年了;每月一次的FREE PARTY他连一次也没参加过。连Actre

  的处女都必须接受主人的配对,惟独他还没有和任何宠物有过关系,这太不正常了

  Dalilu: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伤口也会要人命的,我不能眼睁着看着不管。您的健康我要负全

  Riki:……哼!啊~~(不屑地)这样啊~~做饭的是你、洗衣服的是你、被Iason抱过后、把

  Dalilu:这是Furniture的工作。好了,让我看看您的伤口吧……

  Riki:‘精英大人是不抱自己的宠物的’。这是真的吗?‘只是观赏而已’。是这样吗?

  Iason:听说你在沙龙又大闹了一场。伤口怎么样?……看来不会留下伤痕。明天还去沙龙?

  Riki:那种死气沉沉的地方谁呆得了一整天啊?!Caress的杂种就算跌倒也要找个人当垫背,被算计了更要双倍奉还,这是原则。谁会被耍了还一声不吭啊?!

  Iason:这样也好。沙龙是宠物不受限制自由活动的唯一场所,只是不是太过分的事都是被

  默认的。不过,你应该心里有数,Riki,别闹的太过分了。严禁所有可能把事情闹大

  的举动。否则,不管挑起事端的是不是你,你都将被立即禁闭。到那时侯任何解释

  Mimea:只有Riki大人一个人,能一直这么漂亮,Party虽然很有趣,可一旦被带进去再怎么讨厌的对象也得奉陪到底。只要主人没说‘不’的话,……果然还是很悲惨,所以,我有点嫉妒……Riki大人来之前大家都习以为常了,谁也没有发觉到:原来宠物也能得到主人的宠爱。Lusa和Steen他们为什么看不惯散发Caress气味的Riki大人,我多少也有点明白。

  Mimea:Lusa还算幸运的。Steen就惨了。果然,昨天是他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了。

  Mimea:他是西陆陆系的纯种血统。对自己相当有信心,认为自己就算离开了Ayisya大人一定也会得到优先物种权的,所以连荷尔蒙检查也没接受……有了物种权就能登陆精子,然后能拥有Acter赋予的权力。

  Riki:他好象是17岁吧?但他只和女的做过吧?那里肯定够呛的。不过,被那种人揍我可受不了。

  Riki:可是没关系吗?和我说这些话?你的主人可是视我如眼中钉。查起来的话,可就惨了!

  Mimea:没关系。我谁也不会说的。这样做会被私刑处置的。而且,我、喜欢Riki。

  RIKI (独白)我在想些什么无聊事......如果和MIMEA发生关系的话,结果会无法挽回吧.那样惹怒他的话.无论我还是MIMEA都会遭殃.MIDAS的娼馆吗?就那样被卖掉作为处罚吧......但如果我那样做了,他究竟会有什么反应呢......如果我和MIMEA发生关系的话,他一定会在EOS中笑吧.是啊......(自嘲的轻笑)会笑吧......(轻笑,接着大笑.)一定如此.于我,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东西,那么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......宠物环禁锢着我,BISON的首领竟沦落到成为宠物这步田地.HA,笑去吧!

  IASON (独白)你不会理解的,RAOUL.连我自己,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对那匹杂种如此执着.即便心里明知在做傻事,但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撤手.TANAGURA的金发贵族也有不光彩之处.

  IASON (独白)说起来近来在床帷间RIKI特别的顺服.难道,这是真的......MIMEA吗?......RIKI,你为何......随着时光的流逝,会自然而然的不再是我的宠物了吗?或者,在破灭和认同中自己露出野兽獠牙......?那么,我......所期望的前者还是后者呢?......RAOUL,你也有不是.检查一下MIMEA的脑袋.RIKI在想什么,会作什么?原本凝固在我心中的东西会变得怎样?......我想要知道.....

  Iason: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吧,有个男人娶了Mimea。Raoul对于你做的事很生气,因此我必须对你有所惩罚。

  I:看样子有些人身为宠物却不明白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利。所以R,你该清楚地告诉她呢,你根本不在乎那是不是m;告诉她你想要不过是女人。只要能够满足你的欲望对方是谁并不重要。是这样吧?

  M:撒谎,撒谎!是吧,r,这是骗人的吧!你知道Raoul大人给我的对象是谁吗?Jennah!那种讨厌的家伙。我才不要呢!除了你我谁也不要。你只爱我,不是吗?r,为什么不说话?……Riki,Riki,为什么?说话呀,Riki!

  Iason:对你来说,这也许会是一次教训。一开始就知道是这种结果吧。但是仍要喜欢上Mimea吗?明知会被惩罚,还是要和Mimea发生关系吗?还是,在贫民区的时候只能和男人上床,所以一受到女人的诱惑,就头脑发昏了?亦或者,只是想让我蒙耻而已?——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知道了。

  Iason:一次和一百次有什么区别?你和Mimea发生了关系,这就够了。

  Iason:我会让你得到解脱的,无论多少次,在你充分认识到m这件事的过错之后。

  RIKI (失笑)我可不会因为吃了点苦头就放弃的.从这里再过去就是禁止进入区了.又要被DARYL唠唠叨叨的埋怨了.啊,从这里,出不去啊......(拍打门)无论试多少次也不会开的......哦!

  RAOUL 又是件了不得的事啊.发生了MIMEA事件后,我还以为他会有所收敛,没想到依然那样顽固.过了那么久,SLUM的小混混头子的派势又重新抬头了吗?

  RAOUL 听不入耳了吧.看到被那小子摆布来摆布去的你,我就来气.不用说,抓住了吧?

  IASON 当然.怎么可能逃得掉.宠物环上付有追踪器.不过竟然逃到了那么远的地方,不知该说不愧是他呢,还是该目瞪口呆......

  RAOUL (带刺儿)真婆婆妈妈的口气,IASON.自己的宠物竟然破坏EOS的安全防卫系统出逃,这不是什么有趣的事.按道理,要给予惩罚.